想不到重回校園的第一天就「撞」見她,我想這一年我的金錢運,健康運,成功運,人際關係運,還有最重要的戀愛運,
看來都不會有著落了.

       不!不行,我不可能讓她就這樣把我的「命根兒」帶走,我一定要去拯救它.

       為了打救它,也是為了打救我自己,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:去沾些桃紅花運.

       喂!請你們大家不要誤會,我堂堂男子漢,才不會想這種歪念頭呢!我所說的「去沾些桃紅花運」,
指的是去我上課的教室一躺.

       甚麼意思?

       那是因為,我經常在教室附近,或是上完課之後有些奇妙經歷.

       例如說:在路邊攤撿到便宜貨;遇到大方康慨的同學在我快死的時候,搶救了我的一條小命;經常看到大量正妹.甚至是撿到中了獎的彩票(這當然是假的啦...)

       怎樣,不相信?那麼就不要相信好了.

       走進教室後,我先把所有窗戶都打開,我超級喜歡這種被風任意吹拂的感覺.風順著我的瞼脥撫弄著我的頭髮,
由前面的瀏海一直到後面的髮尾都被風觸碰到.感覺就像是被人溫柔的呵護著,很是舒服.

       這個時候讓我想起----「在我的教室,寧靜的夏天」.不,應該是「在我的心裏面,寧靜的夏天」才對.
這個時候讓我想起,聽梁靜茹的寧夏這首歌的旋律時,那種暢快輕鬆的感覺.

       「咦!龍平你在這裏幹嘛?」教室的門被打開來,也把我寧靜的一刻打亂了.

       「是阿謹.」阿謹是我的同學,平時成績非常的好(那當然比不上我啊),是我班的高材生之一.

       「我在吹吹風而已.」

       「是哦.」          「那你呢?」

       「我...我是打算回來很久沒回來的這裏看看,熟習一下唄.」

        這個時候,我發覺阿謹的手上面,拿著一本簿子.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「那是甚麼?」

       「你說這個啊.」他把它拿到我的面前給我看.

       「那是我剛剛新買的日記本.怎麼樣?漂亮吧.」

       「噁...」 這是我的第一個反應.

       「哪有男生學女生寫甚麼日記,這種娘娘的東西的.」

      「日記才不是娘娘的東西!它是很珍貴的.對它的主人來說,它是自己一輩子的回憶,是珍寶,是沒有任何一種東西能夠取代的,
很具有意義哦!」阿謹被我的話氣得彈起來.

       這舉動令我感到驚訝萬分,我沒有想到阿謹對這種東西是那麼地執著.可能我以前都沒有一個很美好的回憶吧,
我從來都不覺回憶是一種很重要的東西.反正幾年後的自己一定會把甚麼以前發生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,
那麼幹嘛還要回憶啊.它簡直是可有可無.

      「對不起嘛.你別這麼激動.」

      「你現在這麼說,我啊...相信再過不久,你一定會對它有所改觀.」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「你這麼確定?」     「當然啦!.咱們走著噍.」
 
       說完他就自顧自的離開了教室,留下我一個人夾獨自在那裏沉思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以前會這麼想,是因為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還沒有遇見真正的你和你的它吧

創作者介紹

Meteor不再黑暗的心窩

...Meteor..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小的一個人
  • 應該是梁靜茹的寧夏吧~~
  • 不好意思哦~~打錯了,我馬上改正.
    (真對不起Fish和她的粉絲!!)

    ...Meteor... 於 2008/10/30 10:18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