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相信各位一定已經等得很不耐煩了吧,別急,真正的故事現在要開始了.
 
   「話說很久很久以前...」哎呀!我到底在胡「寫」些甚麼啊.我的腦袋瓜呀,你快點給我回大殿上坐好!!!

   
    我和它的相遇,是有點注定又有點無奈,是有點自然又帶點荒唐,總之就像是一宗靈異事件般.

   
    那天,是我那一年來經常忙得不可開交的其中一天.

    先是早上排得滿滿密密的三堂課,好不容易拖著疲累不堪的我的身子和我那佈血紅色紅筋的眼睛,堅守到最後一刻後,又立刻要上「功課輔導」這一堂.

    你們不要以為被輔導的人是小弟我.我說過了,我的成績是班上數一數二的好.

    小弟其實是要輔導的,是我班上成績六十分差的同學.這是老師們拜託我的.
   
    起初只是兩位女同學,後來其他的人,啊!應該是其他的女同學知道後,居然都刻意不上課不溫書.

    為了甚麼,為的當然是想要上「我教的課」啦!

    結果就出現了這個情況:我一個人就要教差不多十五個「女」同學.
 
    換了是你們的話,遇到這種狀況會怎麼做?死了算?如果我死了,那我還要怎樣「說」故事給你們「聽」啊?
而且我又不是那種會因為一椿小事,就想到去死的人,儘管這已經不是小事.

    回到正題,我要繼續和你們伸冤了,請你們大家洗耳?恭聽.

    原以為「上完課」後,可以有點空隙讓我喘口氣吃口飯的,誰知道我被家政社團那邊的人硬拉走了.
你們一定會說:「我能和他們一起,實在是太有口福了」,對吧?沒錯,是有很多東西可以吃.
不過,不知是我倒楣或是我真的是很倒楣,她們那天的課居然是自選菜式!

    看著滿桌都是的「食物」(不,不是食物,是垃圾吧),我早上曾經吃下肚子的麵包都快吐出來了.
那些「食物」不是黑黑的,就是爛爛的.雖然有幾盆是彩色的,可是裏面的東西也太混雜了.
天啊!我到底做錯了甚麼,為甚麼要這般折磨我.

    我已經忘記了自己是怎樣,從家政室回到教室的了.後來回想起來,依稀記得自己,好像是被幾個男老師,半扶半拖的拉回去的吧.

    一回去後,跌坐在座位上的我,無力的身體不受控制地癱軟在桌子上.

    每個同學都朝我這邊看過來,我的每一個朋友們臉上更盡是驚恐的神情,我想他們是被我白得發青的臉嚇壞了吧.

    然後這堂對話鍛鍊課,教授和其他人說過些甚麼,我都不知道.

    我的頭重重的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.教授他人很好,不但讓我好好地休息了一堂,之後還幫我補課,
在下實在是感激涕零啊!

    上完這堂課,我要和班會的人一同開會,商討每年都會舉辦的聖誕晚會事宜.

    就在我正要起來之時,有個同學走過來和我說:「失物管理員,我今天在班房門口附近檢到了一個東西,已經放在你桌子的櫃子裏面了.」

   「啊...哦.」當時的我,就是這麼隨便應了他一句.

   「那我先走了.」我看著他從我的旁邊徑自走向了班房門口.

   「喂!要走了,你的身體還可以吧?」

    突然間有人在我背後猛地拍了一下,這一拍就把我整個靈魂都拍回來了.

   「哦,好的.」我把身子一轉,就看到班長和副班長兩個.

   「你沒事吧?怎麼一個人發呆.」

   「我...只是剛剛有個同學跟我說......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跟你說甚麼?」

   「我...我忘記了.」

   「看你這大頭蝦,才剛剛發生沒多久的事,這麼快就不記得了.」   

   「唉...算了,我們趕快走啦!!」

    就是這樣,我,又要開始工作了.一直到了零晨三點半,我才拖著疲倦的身子回教室收拾東西.

    草草把所有書本打包進袋子後,我就直奔回宿舍,然後撲上我的床大睡突睡(因為明天沒有課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能吃到你親手做的菜,該有多好啊

 

創作者介紹

Meteor不再黑暗的心窩

...Meteor..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