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...沒有...

這裏也沒有...

現在的我正無力地挨在自己卧室的牆邊.

「到底在哪裡?你在哪裏啊?」腳連撐起的力氣都沒有.

「嘭」的一聲,全身都滑了下去,頭碰地撞上後面的牆.

沿著今天走過的街道,空虛冷清的校園及教室.宿舍的每一個角落,到處找尋,而現早已是深夜.

深夜十二時多,回來就要對著教官那面黑臉,不過我也沒到哪裏就是了.

可是,面對著教官一連串的屁話,我卻連一丁點憤怒都感覺不到.

反而是,心裏充斥著找不回那本日記的,愧疚,還是...空虛寂寞?

「喂!你幹嘛有椅子不坐,反而坐在地上呀?」腦袋一直空空的,連弓介回來了都沒察覺.

「啊,我...不...沒...坐...吧...」

「甚麼啊?你腦袋沒問題吧?是不是摔壞了?」...「哦! 你該不會是發燒,燒壞腦了吧?」弓介把手伸過來,摸摸我的額頭,好探一下我是否真的發燒了.

雖然弓介的行為真的讓我很感動,不過我的心情簡直是掉下谷地般沈重,但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.所以,我只有勉強的擠出小的可憐的笑容,有氣無力地回應弓介.

「謝謝!我沒事的.」

「要是真的如此就好了,你知道嗎?看到你的樣子,我給嚇死了.」

弓介像是晃然大悟般,兩隻手拍了一下.

「誒!對了,我下午打掃房間的時候,找到了這個東西.本來打算把它丟掉的.可是,我想還是先讓你過目吧,省得你把我當沙包練拳似的.」

弓介一溜煙說完這些話後,「啪」一聲,我眼前的地板上,天降了一本---死亡筆記.

天哪!!我怎麼還有心情說這些話呢?

那本日記就這樣默默地躺在我的面前.

「弓...弓介,你明天三餐我請了!」之前還是死氣沉沉的我,陡地站起來,兩手抓住弓介的胳膊使勁地搖,更嚇得他快要尿失禁(這是他後來跟我說的),這次更換他腿軟,倒地不起.

「你幹嘛啦?」弓介征征地抬頭看著我,並大口大口地喘著氣.

我撇撇嘴,拍拍身上和褲子上的灰塵,向他笑笑說:「來!我們去吃東西吧.」

我一手抓起弓介,一溜煙就奔下樓.

好開心好開心,好開心哦...無法言喻的喜悅,幾小時前腦袋還亂七八糟,心悶得發燒,現在躺在床上的我,竟然無端無故的亢奮起來,實在是難藏沸沸騰騰的興奮情.

我居然嘴角向上一揚,暗暗笑了. 之後更不禁奸笑起來.

為了不嘈醒熟睡中的弓介,我只好拼命地用力嗚住嘴巴,無聲地繼續大笑,簡直跟個殺了人,心底很興奮的瘋子沒甚麼兩樣.

哦,今晚必定是個失眠夜.

晚然是這樣,那倒不如......

輕聲飄到桌子邊,用鎖匙將書桌的棋子打開,把「熠熠閃亮」的那本日記拿出來.

身體每一個毛孔全打開,全豎直.

倒抽一口氣,小心翼翼打開第一頁,改寫我命運的第一頁.....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終於打開了,命運的巨輪開始轉動

創作者介紹

Meteor不再黑暗的心窩

...Meteor..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