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這麼冰冷的季節裏,連口都不想稍微一動,更不用說是說話了.
可是,連我這個懶散怕冷的人,都忍不住要破口大?她的人,
還是存在的,她就是真琴.
今天早上,咬著牙去上學,那些冰冷刺骨的風,肆無忌憚地吹拂過來,我只能邊哆嗦邊抵抗著它.逆風而上.
帶著滿肚子的怨氣,徑自越過多個學妹學弟,邁步走進教室.
哦!溫和的教室啊,快張開你寬大的臂彎,我范龍平要來了.
「甚麼!!」
在腳都沒有踏進去,就讓我看到這片狼籍的景況.
馬上小步走過去,蹲下身來,撿起地上的一本無名畫冊,
拍了拍它被沾污的表面.然後好好安放回去.
「是誰,到底是誰?」我的聲音大得,連在嘈吵得不得了的教室門外,那對小情侶都聽到了.
而他們剛好是弓介和小微.
弓介不明白地走到我身旁,看到我憤怒雙目的他.非常擔憂地柔聲問:「發生了甚麼事啦?有事就好好說嘛,先別這樣生氣.」
我無好氣地大嚷著:「你都不知道,我在收拾這些東西時有多辛苦.把它們分類好,又要逐一放好位置.還是只有我一個人做的.天黑漆漆的我獨自一個人蹲在這裏,弄了多久,你知道嗎?」
「龍平...」那應該是我和弓介認識以來,他第一次看到我這麼大脾氣吧.他此時的表情,簡直就像剛看完驚慄片那樣.
眼珠睜得出奇大,眼晴凸出,鼻子歪曲,全身僵硬.兩手更是嚇得不知該往那裏擺好.
我承認,如果平時的我,肯定會笑個翻天.可惜的是,現在的我絕不會.
「你根本一點都不明白,不明白我,從來都沒有人明白過.只會被愛情沖昏頭腦,
早就連兄弟都拋到老遠去了.只會在一旁閉上眼睛說大說的人,怎麼可能會了解?」
「龍平,你在說甚麼?你怎麼能夠這樣說弓介呢?他可是你最好的朋友.」
小凡和謹在一旁試著用「冷水」向我這裏潑.想要趕快熄滅我的怒火.
可是,沒用的.我的怒氣已經充斥著我的全身,怒火湧上心口,沖到拳頭.
我是絕對沒有辦法原諒那個人,對於這種事絕不會忍耐自己的心情,這是我小時候說過的.所以,現在的我...
「我為甚麼不可以這樣說?我已經忍耐夠了.」說罷,我隨手抓起旁邊的一本書,用力往弓介身上擲去.
弓介看到我這一舉動,本能反應地蹲下身躲碰.
「啊!!」一把女聲自弓介背後傳來.大家的目光瞬間移向那邊,聚焦點投向了漸漸抬起的人頭.女孩仰頭望著我們.臉上浮現出不解的目光,疑惑的眼神.
「真琴,你沒事吧,有沒有怎樣?」隨行的那位女同學逼切地關心著她.
「唔,還好.」
接著她轉過頭來,目光正好和我對上.不知道是我太過狐疑,還是怎樣,我總覺得她隨後浮現的惱怒的樣子,好像是衝著我而來的.
「你現在是怎樣?我到底是那裏得罪了你,為甚麼你總是要纏著我不放呢?」
一陣委屈的感覺,也也同一時間湧上心頭.
兩種心緒充斥著我的心窩,它們各據一方.使得我實在是再也按奈不住了.
「纏著你不放,就算是,那又怎樣?誰叫你這麼惹我討厭?你給我滾到一邊去,老子我要先處理這些東西.待會兒才跟你算帳.走開啦!!」
我一手就把她推開去,當時的我只有把她當成是男孩子看待.腦子完全不曉得她個女生,一點力都沒留,她承受不了突如其來的強大力量,
「啪」一聲就跌倒在地上.她的手在跌下去的瞬間,想要抓著在一旁的桌子,可是並沒有成功,反倒把桌上的東西撐跌了不少.
「龍平!!你到底在幹嘛了?真琴她是女生啊,你怎麼可以這樣呢?」小凡和謹邊扶起真琴邊異口同聲?道.
「夠了,龍平你到底要為那些失物胡鬧到甚麼時候?你現在多大了,都已經不小了好嗎,拜托你別再這樣幼稚了,好不好哇?」
一連串責備的話從他們口中說出來.
「啊~~」我在咆哮中有點無助.只能從自己的口中吐出這個字,然後頭也不回地向著教室門口狂奔.
「龍平...」「龍平!!」「你要去哪裏啊?龍平同學?」
我聽不到,聽不到,所有的一切.我都聽不到.
不要再叫了,我不是,我不是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不是...我不是范龍平......

創作者介紹

Meteor不再黑暗的心窩

...Meteor..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